第四百三十五章 来得好

坦克的女朋友不得不怕……

她家里每个月逼她寄回去四千块,就指望着王帅包她的钱打底,再指望王帅认识的人给介绍酒店的生意!

没了这笔固定的钱,让她上哪凑去!

“王公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不听你话了,我、我上个月就是太害怕了,坦克那么壮,我怕他生气会把我打死,一点都不敢骗他才全说了!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求求你了……求求你……”坦克的女朋友说到最后,害怕的都哭了。

王帅却不为所动,语气冷淡的说:“你害怕,不会编点别的?害怕就说实话?我本来对坦克是好意,想着他失恋了,我得设法安慰他,你倒好,直接坏了我跟他的交情!我不找你麻烦、你就谢天谢地了,还指望我给你机会?你本来就站街的,遇到我是你的造化,你自己不知道珍惜,怪不了谁。以后你爱去哪去哪,我这、没你的事了!我从不给叛徒第二次机会!另外,酒店的活你也不用想了,人家是冲我面子找的你,不是缺了你不行!赶紧滚——”

坦克的女朋友慌了神,连忙望着好姐妹——阿豹的女朋友,可是,却看见她的好姐妹眼里都是害怕,分明是不敢触怒王帅。

是啊,惹恼了王帅,把她自己好好的饭碗也砸了,怎么办?

“王公子,我真的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滚!是不是要我找坦克说你在我这,你才滚啊?他说不定一怒之下真把你打死了哦。”王帅故意吓唬,又对阿豹的女朋友说:“让她走,我看着碍眼。”

阿豹的女朋友只能过去哄着劝着,把坦克的女朋友送了出门,让她先回去再说。

末了,又回屋,对着王帅满脸挂笑。

“王公子别跟她生气,她一直都缺脑子。”

“缺脑子那就该继续回去站街,不用提她了,我听了心烦!”王帅靠坐在沙发上,招招手示意说:“过来,跟我说说平时都怎么陪阿豹玩的……哈,你那天刚接完活回去澡都没来得及洗阿豹就要?哈哈……太逗了!……想着送你满满的营养液,回头你再跟阿豹激情的亲亲,就觉得有意思!卖力点——”

忙乎完了,阿豹的女朋友还陪着笑脸说:“王公子到底喜不喜欢阿豹的呀?又花钱让我陪他,又欺负他挺开心似得。”

王帅知道这女的听话了,也就不怕她会吃里扒外,却也还是谨慎的说:“当然喜欢他!不过我也难免有点癖好是不是?再说了,阿豹又不是坦克那样的人,心里明白着呢,你只管跟他玩的高兴就行了。另外,将来你那姐妹要是让坦克伤心了,你有机会就好好安慰安慰坦克,阿豹那不用担心,你明着问,他也不会介意。”

“你们男人啊,一个个的都坏,就想着办法的折腾我们女人玩。”阿豹的女朋友听着没觉得不快,她本来也没对阿豹动感情,拿钱办事而已,这番话只让她更明确了之前的认识是对的。

“行了,你快回去吧。”王帅打发了阿豹的女朋友走,门关上了,他拿起电话打了个呼机。

片刻,有电话拨回来。

“赵经理啊——听我叔说你那边最近赶工挺辛苦,以后我做东,你呢,每天晚上安排十个干活最卖力的工人,到XX公园街那,找一个叫XXX的女人,你跟她谈好包时间,每天晚上固定的时间,安排八个人,排着队的跟她乐一乐,记清楚我的要求了!单我买,路费也算我的!……少吹牛,有那能耐还弄死人了?不都是憋久了几分钟出货的主!……弄死人肯定不行,我就是想照顾她生意,但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赚钱嘛,她该累当然还得累!……这事就不用说是我请了,工人反正也不认识我,我得这人情有什么用啊?我就是看她生意太差,就说是你自己奖励他们的就行了。还有,这事就你知道、我知道就行了,别跟我叔提起了,说漏了嘴,我可有办法让你倒霉的啊——行,我对你放心,你自己想玩我也请了,但也得找她。……腻了再说,一个月吧,下个月你再找别人玩,但别的工人必须得找她!……行,没别的事了,挂了。”

王帅放下电话,心情大好,接下来的事情没什么好猜,坦克根本没钱养那女的,更承担不起那女的家里的持续抽血,那女的没别的路可走,只能回去站街,别的途径——场地都有人圈着,一个落单的想闯进去做买卖?人家地头蛇就没有答应的!就算有地头蛇留她,王帅都不必找歪爷,让陈信去打声招呼就完事了,也就注定了那女的非得回老地方站街不可。

王帅早就打定了主意,就没想过更改,对叛徒心软,那就是让听话好好办事的人心寒,也会让别人有侥幸心理,觉得辜负他一次两次没事。

办事不力什么的还可以是别的惩罚,背叛是绝不能宽恕的,除非准备假装原谅然后再来一波狠狠的榨干至尽!

王帅又拨了电话给陈问今……

“干嘛呢?”

“家里,看星星。”

“老地方,吃宵夜。”

“你晚上不去杨梓梅那折腾?”陈问今不是太想出门。

“刚找阿豹的女朋友泄了火,现在正值色即是空的状态,只想聊天,不想女人。”王帅听出陈问今的态度了,就催促说:“出来再说,之前的打赌有结果了,咱们一起复盘聊聊,再感叹感叹人生啊,人性啊,生活啊什么的,吃吃东西,多舒服!”

“那你过来吧,我开车还得先骑单车走一段,这会心懒,不想跑。”

“很快到!”王帅心不懒,他很乐意东跑西跑的,总是呆在家里他才觉得无聊,而且觉得时间流逝的毫无价值,既没得到精神上的轻松愉快,也没利用时间跟谁互动了增加感情,或者获取到什么信息。

王帅刚准备出门,突然听见门铃响,刚问了句:“谁啊?”

“我!”竟然是坦克的声音。

王帅不禁觉得有意思了,他还没安排让坦克发现他女朋友回公园接客的事情呢,结果就找上门了!

不过,这也挺好。

“坦克啊?快进来。”王帅开门,却见坦克愣在门外,直愣愣的说了句:“不进来了,我说几句话就走!”

“干嘛呀?有话进来坐下慢慢说就是了,急什么?咱俩谁跟谁?”王帅又示意坦克进屋,后者短暂犹豫,还是拒绝了,压着火气质问他:“王帅你到底什么意思?又喊她来你这干嘛?我的女朋友、我会养!”

“她是这么跟你说的?说是我喊她来的?”王帅诧异的反问。

那女的明显有点慌,唯恐坦克质问,连忙就说:“他说给我钱,我没要!”

王帅听的笑了,不过,这女人如此说法,他一点都不意外。

坦克当即生气的说:“王帅——请你以后别再给她钱!开始是你雇她当我女朋友没错!但是现在,她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也不会从你那再拿一分钱!她是我女朋友,不是他吗的出去卖的!从今以后都不是了!你羞辱我、我可以无所谓,但你不能羞辱我的女人!你再这样,兄弟都没得做了啊!”

王帅一副委屈,却又不强自争辩的模样,嘴里叹着气说:“坦克,当时我找她,是看你失恋难过,觉得当兄弟的该替你分担不开心,希望你能快点好起来。为什么找她?是想让你明白,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女人的嘴,骗人的鬼。这世上有许多女人的意义就是给我们解决需求的,除此之外一文不值,更不值得咱们去谈爱。但我没想到,你会对她着了迷!我知道,现在我说什么都没用,你把她当了正经女朋友看待,自然会承担起男人的责任,会看重男人的尊严,所以我不怪你。我把你看作过命的交情,我不在乎你多久才能看清楚真相,因为我知道你早晚会明白我的良苦用心,就希望到时候你别太受伤,就希望到时候你别忘了,咱们兄弟之间,不拘小节,不计较这些小事破事,有什么事,还是一起担!”

“你现在说兄弟?我对你怎么样?你心里知道!全世界都知道!可你把我当什么人?”坦克愤愤不平,当时知道真相的他,非常受伤,虽然开始阿豹就说过是花钱的,可是,坦克还是没想到是站街的,他听着女朋友谈论站街经历,真感觉那些人就如同上公厕那样,匆匆忙进去了,撒出来了就走了。那种滋味,让坦克当时说不出的恶心,羞辱,不禁觉得他在王帅心里,就是这么个不以为然的货色。

“坦克,今天我不想跟你无意义的争吵。你现在也没办法冷静下来思考我的出发点到底是善意还是恶意,你更不会相信今天的事实真相。你觉得我是看不起你,我只能说,并没有!因为我也会挖掘路边漂亮的玩玩,但不会动情。我对她们有所了解,但你缺乏了解。今晚到底是她自己主动来要钱,还是我喊她来的,将来迟早会真相大白。因为她们这类人,满嘴跑火车,鬼话连篇,但又缺乏逻辑,圆不住曾经说过的谎言,你早晚会知道。你先回去吧,今天说再多也是无谓的争吵,虽说我们的交情不在乎一时的误会,但总也是让我们都觉得难过的体验,还是避免些好。”王帅一脸难过之色,坦克本来还憋了一肚子话,听他这么说,看他这副模样,又说不出口了,反而有点怀疑,是误会了王帅。

坦克带着女朋友走了,走到下一层时,他听见楼上王帅饱满悲伤的叹息,然后是门被关上的声响。

门关上后,王帅开心的握拳虚空挥臂,道了声:“完美!”

于是,王帅在阳台上看着,看着下方坦克带女朋友离开,也看着坦克几次回头望上来。

坦克心有戚戚……

但王帅是确认坦克走远了,好下楼去找陈问今吃宵夜,他迫不及待分享这番意外的变化,以及他完美的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