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猪血肠

第三十五章猪血肠

楚念柒自是没想到方氏的这一番思维,她心里对二房以后的境地隐隐有些担心。

姐妹四人边说边走,很快就到了刘屠户的家里。

进了院子,楚念柒开口道:“刘爷爷,你家还有新鲜的猪血吗,我娘想买一些。”

刘屠户一抬头,就看到一个大孩子领着三个女娃娃进来了。他还以为开口的是最大的,于是对楚月儿说:“可巧,今天正好杀了一头猪,剩了半桶的血呢!”

楚念柒笑了:“那太好了,我们都要了,您看看多少钱啊?”

刘屠户这才看到,开口的竟然是这个小女娃,长得可真是水灵。不知不觉,刘屠户心里就添了一分喜爱。

“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一碗猪血一文钱,那一桶,你给个五文钱就好了。”刘屠户家里不说天天杀猪,但是肯定是不缺肉吃的,是以为人也比较大方。对于猪血这种东西,看的也不在乎。

“那怎么行,刘爷爷,我看这一通也得十文钱吧!”楚念柒开口道。那大木头虽说没有满,却也不少了,她今天带过来的小桶根本拿不开。

“没事儿!你拿去吧,不用客气。”

“刘爷爷,你家还有猪下水吗,我还想要点猪下水。”

“那东西臭烘烘的,你要那个啊?”刘屠户没说的是,那东西在他家,要是卖不出去,他都是给狗吃的。

楚念柒看到刘屠户脸上浮现吃尴尬之色,知道他们不理解自己吃猪下水的行为。开口道:“刘爷爷,我会做好吃的,你把猪下水和猪血都卖给我吧,等做了好吃的,我拿过来给你尝尝。”

既然人家坚持,刘屠户也不好说什么,直言道:“好,没问题。”

最后,楚念柒以八文钱的价格,买了一大桶猪血,小半桶的猪下水。

几个孩子拿不了那一大桶猪血,还是刘屠户的大孙子给帮着送到楚家大院的。

林氏在院子里忙活,没想到楚念柒竟然买了这么多的猪血回来,还麻烦人家跑来送一趟。

“哎呀,你怎么买了这么多?咱家怎么吃得完啊!”林氏埋怨道。

这话楚念柒还没接,在院子里抱着楚子金哄的李氏就开口道:“哎呦,这些猪血是吃不完,没事儿,吃不完不是还有我们吗?我们都帮你解决了。”

李氏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说完这句话。

林氏连一个眼风儿都没给她,不说上次楚念柒在山上走丢楚满仓没去找的事情,就是李氏这偏帮苏氏欺负二房,也叫她不爽。

还是楚念柒开口,解了李氏没人理的尴尬:“大伯母,你说笑了,我们吃的完,再来一桶也吃的完。”

李氏脸上的笑瞬间拉了下来,抱着楚子金转身回屋,边走边小声骂道:“哼,吃吃吃,就知道吃,撑死你们……”

她这番话被离得近的楚念柒一字不落的听进了耳朵里,简直是无语死。上回还舔着脸找林氏要衣服,现在因为不给猪血就翻脸骂人。

楚念柒不知道这些人的脑子是怎么长的,怎么就那么奇葩呢?

家里没有能装那么多猪血的工具,就和刘小光说了一声,晚上送过去,刘小光欣然同意。送走了刘屠户家的大孙子,林氏母女就开始准备做猪血肠了。二房的丫头看她们工程量挺大,也上前帮忙。

由楚月儿带着二房的丫头清理猪大肠,林氏带着楚念柒进了西厢房调猪血。

出去打猪草回来的方氏也进了院,以前都是李氏和方氏一起打猪草,昨日的反抗失败后,方氏的工作量又加大了。

但是楚满囤回来之前,她不能再有什么动作,否则苦的都是自己。

把猪草收拢一下,方便晚上喂猪,然后她就洗洗手跟孩子们一起上手帮忙了。

做猪血肠,调制的生猪血必须得好吃。在去买猪血之前,林氏在家里就熬着骨头肉的汤。

此时,就着把精盐、花椒、胡椒面等各种调味料放进去,搅拌均匀,汤料更加入味,在院子外面都能闻着香味儿。

把汤料倒进猪血里搅拌均匀,这猪血就调制好了,接下来就等着灌血肠。

闻着这味道,坐在东厢房抱着楚子金看楚兰儿做衣服的李氏心里不得劲儿,坐在正房绣花的苏氏母女三人也不得劲儿。

同样在一个院子里住着,怎么林氏就又是鱼又是肉,又是野鸡又是兔子呢!天天都有荤腥。而他们,别说是荤腥,就是吃饱就不错了。

林氏和楚念柒自是不管她们心里怎么想的,现在她们正手忙脚乱的灌血肠呢!也是楚念柒想当然了,想吃啥就做啥,可是她忘了,这个世界没有塑料啊。哪来的漏斗呢!铁质的漏斗当然也可以,可是之前她没想到啊!

这下子,可真是看本事了!

结果,意外的手残母女二人组遇上了心灵手巧的方氏母女。没有漏斗,楚月儿和方氏配合,竟然也能合作的天衣无缝。

楚念柒不得不配合老祖宗的能耐,果然人的潜力是无穷的。在这个没有精密仪器的时代,人凭着感觉也能衡量的相差无几,合作的完美无缺。

这就是一个大写的服啊!

在方氏和楚月儿的帮助下,众人的效率提高了太多了。不到一个时辰,所有的血肠都灌完了。足足装满了一个大木桶和一个小木桶。

没有冰箱,猪血肠不易保存,还是新鲜吃比较好。

这么多猪血肠林氏母女肯定是吃不完的,自然要往外送一些。

快到晚食了,正好煮了猪血肠加餐。

煮好之后,楚萱儿看着那血肠还有点不敢吃,碍于那香味儿,又看吃的津津有味的姐姐们一脸陶醉,忍不住尝了尝。

“哇,好好吃啊!一点都没有血腥味儿。”

“那当然,三婶儿做的菜都好吃。”楚杏儿吃着香喷喷的猪血肠,不忘拍林氏的马屁。

方氏笑骂道:“就你一张好嘴!”

众人尝了第一锅的鲜,开始煮第二锅。

林氏的锅就放在院子里,煮什么东西,其他人一目了然。

楚吴氏正坐到正房里等着林氏来送呢,结果等到第二锅下了锅,林氏也没有动静,不由得恼羞成怒。

在屋里骂道:“个死婆娘,做了吃的也不给我送来,吃独食儿也不怕烂肠子。”正房西屋的苏氏听到楚吴氏的叫骂声,讥讽地一笑,心里鄙视。

这个婆母就是个欺软怕硬、外强中干的,除了胡搅蛮缠、撒泼打滚,也不会旁的本事了。

但是她一日日跟林氏撕破脸皮,小白花的形象在林氏的面前越来越吃不消了。

在她们算计着林氏的猪血肠的时候,林氏第三锅也下锅了。

“念儿,你和你二姐她们一起把这个大木桶给刘屠户家送去,顺便把这两根血肠也送过去。”

“好。”

几个小姑娘,再次登门,还送来了没见过的吃食。

一听是用猪血和猪大肠做的,刘屠户家的人心里都没怎么放在心上,毕竟天天吃猪肉。

但是面上却不显,再怎么说也是人家的一番心意,刘屠户不是不知好歹的人。

接过楚月儿递过来的大木桶,掀开盖在上面的布头,就看到已经洗涮干净的木桶里放着两根猪血肠,还冒着热气。

刘屠户瞬间就被这股香味儿吸引了,恰好他出去玩的小孙子刘小亮回来了。围着这个味儿,连忙跑到他身边问:“爷爷,你买的什么好吃的啊?我要吃,我要吃……”

“哈哈,你这个泼猴儿,这是你楚家婶子送过来的猪血肠,一会儿让你奶奶给你做。”

“刘爷爷,用猪血肠炖白菜、炖酸菜、炖豆腐都不错,要是能挑好酱汁,切成片,沾酱汁吃也好吃,实在什么作料都没有,直接炒着吃也行。”

“好咧,谢谢你了,一会儿我让你刘奶奶炒一盘。”

楚念柒等人走后,刘屠户把猪血肠交给了老妻,老妻带着儿媳妇去做饭,这道菜自然成了晚上的加餐。

没吃不知道,上了筷子,几个大人也不停嘴儿了,都没想到这猪血做成猪血肠这么好吃。到最后,竟然被刘小亮大吼着住手,剩下的都给他留着。

几个大人相视一笑,包容他这个小孩子的举动。想着反正就是猪血灌得猪血肠嘛,他们家最不缺的就是这个,以后也这么做一次试试。

结果,事实证明,看着简单的东西,想做好吃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辞别刘屠户,几个孩子回到楚家,又被林氏派遣给方山、何家还有经常卖给她菜的庄大娘。

那天楚念柒在山上走丢,庄大娘的两个儿子都上山帮忙了。楚念柒连带着方山拒绝的那一包糕点,给了庄大娘两包。

庄大娘同样住在村子的北面,离何家不远的地方。

他们这群外姓人士,在河下村这个楚姓大户的村落,田地很少,生活普遍不好。宋家是楚家村的例外,宋家是宋大头的太爷爷时开始发家的,据说是他太奶奶带着大量的钱财嫁过来的,为了以后生下孩子姓宋。

不是招赘胜似招赘。

楚念柒给她们三家送菜之后,又都说了一遍做法,三家都很感激林氏。

当然有人感激,也少不了有人阴阳怪气,送完血肠回来,楚玉儿就站在院子里对着楚念柒姐妹四人呸了一口:“假惺惺,收买人心。自己家的人不给吃,跑到外面献殷勤。”

楚念柒自然把她的话当放屁,然而却把楚杏儿气得够呛。

楚玉儿看着胸口起伏不定的楚杏儿,讥讽道:“哼,再喘又怎么样?还能咬我呀!狗腿子当久了还真把自己当狗了。”

楚玉儿这是在讽刺整个二房的丫头,是楚念柒身后等着主人赏吃食的狗。

楚杏儿气的眼睛瞬间就红了,瞬间就想上前撕了楚玉儿,还是被楚念柒拉了一把,才阻止。

“三姐姐,你何必跟那畜生计较呢?狗咬了你一口你也要咬还回去吗?我娘说了,不与傻逼论长短,我们回屋。”

屋里的林氏:“……”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

只有楚玉儿气得在原地跳脚,她脸上被楚杏儿抓出来的指痕,在她扭曲的面孔下,更显狰狞。

接下来的几天,为了不显得大动作,让楚家其他人发现,林氏照常上午去镇上绣活,中午回来。

因为楚念柒上次差点在山里丢失的事情,林氏是说什么也不让她上山了。索性,她也打算定下来做香皂,于是就答应了林氏。

二房的丫头照常上山挖野菜,但没了楚念柒的指导,遇到不认识的草药也不知道行不行,采的草药自然就少了。

每天拿回来的草药是原来的五分之一,不过楚念柒帮着她们晒干处理,几天的量合在一起去卖,倒也是一个进项。

楚念柒找楚子富又做了好几个模具,圆形的,椭圆形的,正方形的,一样各两个。楚子富没有问她到底要干嘛,应她的要求去做了。

楚念柒知道给他钱他不会要,但是又不想让李氏发现,真是好一番纠结。

于是,把之前跟李拴子换来的衣服给他了。

那套衣服半旧不新,索性没有补丁,比楚子富平时穿的衣服都要好。眼下天气越来越冷,他连一件长衫都没有,这几年穿的都是楚满仓剩的,可是楚满仓又有几回能做新衣呢?

无非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

楚念柒给他衣服的时候,他还不要,觉得自己占了楚念柒好大的便宜。但是在楚念柒软磨硬泡,还要他保密之后,他就接受了。

为了六妹妹一个心安也是好的。

因为这一件衣服,李氏又给了林氏母女几天好脸。

那是,大儿子身上穿的是楚念柒给的衣服,小儿子身上是林氏给的新布做的衣服。

这么一想,她突然觉得,还差二儿子和大女儿没有,要不哪天试试看能不能从林氏那里再搜刮出两身衣服。

不得不说,有野心是好的,但是野心和臭不要脸还是有一定区别的。

楚念柒可不知道别人这些小心思,她正在一心一意的做香皂呢!她和李拴子说好,每天都去他家里拿草木灰,收三天草木灰得一文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