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鹅姐的鹅毛不见了

田橙和八宝回头之后,眼前场景一变,除了黑了一点,温度低了一点,周围景象像是某个古殿,古殿中间有一口巨大的锅,除此之外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怎么这么空?不应该啊!”田橙四处看了看。

“会不会是因为我的原因啊……”八宝在她身后弱弱的问道。

田橙摇了摇头:“和你应该没多大的关系。”

没有鬼就算了,但就连花明玮也不见了,这就奇了怪了。

难道进的不是同一个地方?

田橙疑惑的打开队友位置,代表花明玮的绿点,就在离她不到5米的地方。

她度步到花明玮的绿点的位置,抬头茫然的看了看头顶,清晰的看到带有浮雕的房顶,又用脚扒拉了几下地面,确定是地板。

整个空间都空空如也。

“所以冉底去哪里了?”

田橙茫然了。

八宝严肃着脸,刚冲动之余,和田橙一起回头,这下好了,明显这个地方有好几层空间。

四周晃荡了一圈,扒拉出队聊。

【队伍:

八宝:@弥散你在哪里?

弥散:……不知道

弥散:图片

八宝:……】

听到系统提示音,田橙才想起可以发信息问问。

【私聊:

超甜的橙子:你在哪里?周围什么情况?

超甜的橙子:我和八宝进来了,看到你的绿点,但找不到你的人。

弥散:……

弥散:图片

弥散:图片

弥散:图片

超甜的橙子:……停!

超甜的橙子:等着,我带着八宝来找你汇合,多撑一会儿啊。】

田橙看着花明玮发出来的图片,抽了抽嘴角,运气也忒好了一点,直接掉进鬼窝里面。

第一张是一张百鬼大合照,不难想象花明玮被围在正中间的场景。

第二张是一个呆萌的吊死鬼,舌头拖的到胸口,凑着脑袋,怼在镜头前。

第三张是一个双手抱着头的男鬼,卡姿兰大眼睛忽闪忽闪的,要不是手上还拿着刀,就真信了他单纯的样子。

关掉队聊信息,田橙开始仔细查看环境,唯一的线束就是中间的那口大锅。

来到锅前,她一扇翅膀飞到锅边站着,这才发现锅内居然是滚滚的油,随时视线的移动,旁边柱子上用写着一排字。

田橙凑过去歪着头,半响,确定了这是她不认识的字。

“八宝!你来看看,这写的啥玩意。”田橙决定还是请外援。

“等下,马上,我这边也找到一些东西。”八宝应了一声,道。

田橙望着八宝的方向,想了想,从锅边跳了下去,朝着八宝跑去,顺着八宝的视线看过去。

“这是什么?”田橙凑过去刚好看到一个人被扔进刚刚她踩的那口大锅郑

整只鹅就是一抖,太恐怖了,这是吃人肉?这么重口?

八宝快速的看完,才缓缓开口:“我没猜错的话,这记载的是十八层地狱中的油锅狱,也就是,我们现在很有可能在地狱郑”

田橙默然,片刻后,才声的问道:“不会让我们感受油锅刑才能出去吧?我记得油锅狱是在地狱第九层。”

八宝摇了摇头:“不知道,咱们再找找看,你刚刚找到什么了?”

田橙立马用翅膀指了指,那口大锅:“那的柱子上有一排字,我不认识。”

两妖又来到锅边,八宝皱眉:“这写的居然不是油锅狱,是油釜滚烹大铁锅,这是什么东西?”

“啥?大铁锅?”

这名字还挺接地气的。

“这不是油锅狱,那我们不是在地狱,是在哪里?”八宝茫然了。

田橙一翅膀抽在他脑袋上:“这我知道,依然是地狱,盛世这次是要搞事情啊!就一个阴间,就搞这么复杂,十八层地狱,十八个阎王,然后好多阎王又另设十六层地狱。”

八宝:……这么复杂的吗?我不是就玩个游戏嘛?怎么变成了解古历史了?

“现在这个时代,知道这些东西的人能有多少?”

“挺多的,网上查一下,不就都知道了,这里又没有禁止玩家上论坛。”田橙随口回到。

八宝:“你上网了?”

田橙:“想多了,我资聪明,就喜欢看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田橙明白上面写的什么字之后,基本确定他们现在在七殿泰山王设的十六层地狱中的第十六层油釜滚烹地狱。

就在两妖研究怎么出去的时候,系统提示音响起。

【队伍:

幽蓉:你们人呢?

八宝:我们这边空的,什么都没樱

幽蓉:我们这边也是。

弥散:……

弥散:视频

老母猪上树:二少赛高。

折无医:二少绝对是运气爆棚。

幽蓉:……怎么会掉鬼堆里!

超甜的橙子:幽蓉那边空大概是因为你是中华大黑狗的原因。

被鸡追了两亩地:我是不是又来迟了?

被鸡追了两亩地:我大概知道这里是哪里了。

超甜的橙子:我也知道了,只是不知道怎么上去。

老母猪上树:??难道只有我不知道?

幽蓉:因为你蠢。

督使:我也不知道……】

两妖站在锅边,研究大殿中唯一的大油锅。

八宝看到花明玮又发了一个视频,清晰的听到一群鬼嫌弃他丑,伸出翅膀戳了戳田橙:“我怎么觉得你夫君有点可爱?村里的NPC也太狠了,把他揍到鬼都嫌弃的样子。”

“幸好我们跑的快……”田橙惆怅了一瞬,不由的庆幸,作为经常被一群NPC修理的鹅,比谁都清楚他们下手有多疼。

田橙伸出一只鹅掌,在滚滚的油面上,虚虚的挥了挥,感受看似滚烫的油温度到底有多高。

“话,这锅里的油看着也不烫啊……啊!!”

八宝整只鸡一个哆嗦,跳到地上,刚刚还伸着鹅掌的田橙滚进油锅,然后一声惨叫,接着从里面漂浮起一架完整的鹅骨头,甚至还保持着掉下去,伸出鹅掌的姿势。

【私聊:

八宝:你还好吗?

超甜的橙子:……

八宝:咋了?别吓我啊!我都看到你的骨头了。

超甜的橙子:跳吧,我已经出来了,还真的是要感受一下酷刑啊!

八宝:疼吗?

超甜的橙子:不疼,没啥感觉,快点,我挤不进去。

超甜的橙子:视频】

看到田橙发的视频,镜头在鬼的脚窜动,八宝终于相信,跳进去之后,确实是出去了。

但他不知道的是,付出的代价到底有多重。

田橙掉进油锅之后,只感觉身上一阵清凉,等到眼前光线再次出现之时,就发现远远的就看到一群鬼围城一团。

便猜测花明玮定在其中,本想从众鬼头顶飞进去,一扇翅膀,才发现,她翅膀上雪白雪白的鹅毛,它们全部都不见了!!

受到惊吓的田橙,急忙打量起自己的鹅身,这一看可不得了,全身的鹅毛都不翼而飞,露出粉嫩粉嫩的鹅肉。

她尖叫一声,引起那群围观的鬼的注意。

“呐!我鬼生第一次看到没有毛的活鹅!大家快看啊!!比那个丑丑的人稀奇多了!”一道男声在众鬼之中响起,犹如在油锅中丢了一片肉,整个鬼群瞬间沸腾起来。

“果然是一只没有毛的鹅!好奇怪啊!好想吃!”

“你都成鬼了,还想着吃,做梦吧!”

……

一群鬼拼命的朝田橙涌来,她一个哆嗦,闭了闭眼,打开队友位置,朝着花明玮的位置艰难的前校

心里不断地暗示自己,这些都是假的,不是鬼,假的……

八宝发信息来的时候,正是她在鬼脚下挪动的时候。

她一只鹅成了秃子,心里可不平衡,于是拼命的怂恿,就等着待会儿八宝也成为秃毛鸡,至少他们还有个伴儿,而且她并没有骗他不是吗?

终于看到在墙角边缩成一团的花明玮,犹如看到至亲之人,一路嘤嘤嘤跑过去,窜进花明玮的怀里。

怀里突然多了一坨肉,花明玮脸色一白,就把这坨肉扔了出去。

“嗷!”田橙猛的被摔在地上,惨叫一声,没有羽毛作为防护,摔一下简直痛的要死。

“什么东西!”花明玮壮着胆子问道。

“夫君~~~~~你是想殉情吗?”田橙龇牙咧嘴的从地上站起来。

这是花明玮才看清,原来刚刚窜进他怀里的是一只秃毛鹅,要不是她叫他,他还真认不出来。

一直知道自己这个便宜媳妇肉质肥美,没想到,如今没有毛之后,看的更为直观,想炖……都不用脱毛了……

“你怎么变成这样?”

田橙眼里开始泛起泪花:“还不是为了找你!”

话音刚落又窜进花明玮的怀里,三两下钻进他的衣服,直到整只鹅只剩下一个脑袋在外面,才舒了一口气。

没有毛,让鹅太没有安全感了。

“到底怎么回事?”花明玮抱着田橙,又缩回角落,背对着众鬼。

田橙一边抹泪,一边把在油釜滚烹地狱的经历告诉他。

花明玮忽然庆幸自己掉在这里,就是被鬼围着有点吓人而已,至少没有让他感受油锅的温度。

“我觉得,咱们现在是在地狱七殿泰山王的地盘,这里应该是主殿,就是不知道UU他们掉在哪里了。”

田橙抽了抽鼻子,道。

花明玮看着可怜兮兮的田橙,也期待幽蓉他们的遭遇:“问问?”

田橙点零头。

【队伍:

弥散:UU,你们怎么还没有来?橙子都来了。

幽蓉:嫂子到了?怎么通关的?我们这还在打架,有一只恶犬,太凶残了,打都打不死。

超甜的橙子:……其实不用打架,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是在第五层犬咬胫骨地狱,让它咬你们,然后很快就会来到我们这里。

八宝:……我只要一想到你的鹅骨头,我就不敢跳下去……

弥散:我们这里应该是主殿,快点,你们磨磨蹭蹭个什么劲。

八宝:……】

一人一鹅在主殿蹲了大概二十分钟,一群人才狼狈的出现在主殿。

特别是八宝发现自己成为一只秃毛鸡之后,尖叫一声,原本围过去的鬼被他吓的瑟瑟发抖。

“我的啊!秃毛鸡!我忽然觉得我现在不害怕了!!!”被鸡追了两亩地忽然出现在八宝的面前。

八宝下意识的把翅膀捂在胸前:“牛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