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鬼王妙妙

被成流氓的两亩地,嫌弃的看着八宝,眼里传递:醒醒,你现在就是一坨肉。

被鸡追了两亩地:“你自己现在什么样子,心里没有一点逼数吗?”

看到光脱脱的八宝,他忽然觉得,大红公鸡好像也没有印象中的那么可怕,也不再像一开始那样畏畏缩缩,反而开始暴露自己的本性。

“我一男的,怎么着也不可能对你一个男的做什么,何况你还是一只鸡,连人都不是。”

现在他不但不怕鸡了,还有一种想要炖了这鸡的冲动,也不知道这只鸡妖是吃了什么,实在是太肥了,而且腿上和翅膀上都附上一层肌肉,一看就知道嚼劲很好。

“万一你就好这口呢?谁知道你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八宝夹紧两只鸡腿,翅膀死死的捂住鸡胸脯。

“我口味会这么重?”被鸡追了两亩地顺势反问。

督使幽幽的声音从他的身侧传来:“两亩地,我怀疑你在嘲讽二少,我有证据……”

他话音刚落,场面一度沉默,片刻后,八宝心中的火气快速增长,很好这下梁子是结下了,不但嘲讽他,还嘲讽鹅姐,等毛长齐了,不追着啄死他,他就不是村里八宝鸡!

“第一次见到活着的裸鸡啊……”被鸡追了两亩地摸了摸头,傻傻的感叹。

没了羽毛,整只鸡犹如没有穿衣服,八宝感觉整只鸡都不安全了,特别是眼前还有一个双眼泛光的队友。

心中不由呐喊:早晚有一,他要搞死他!搞死他!

就在八宝怒视被鸡追了两亩地的时候,忽然听到幽蓉激动又带有幽怨的大喊一声。

“二少!你蹲在那干嘛?”

“……”花明玮沉默半响:“我玩,你信吗?”

八宝顺着花明玮的声音看过去,只见他胸口伸出一颗和他一样,光秃秃的鹅头,沉默了。

一鸡一鹅对视良久:大家都是秃子,谁也别嫌弃谁。

直到队友们都在朝着她这个地方围过来,田橙才声的对花明玮道:“看到有人陪我一起秃,我内心平衡多了。”

花明玮看了一眼走路姿势极其奇怪的八宝,眼里闪过一丝嫌弃。

随即将视线转移到田橙身上:“你什么时候从我身上下去?你有多重心里没有一点逼数吗?”

田橙一听到要让光秃秃的她暴露在众人眼前,双眼立马开始冒泪花,望着花明玮:“夫君是想让我婀娜多啄身影,赤身裸体的展现在这一众人人鬼鬼妖妖的面前吗?你就不觉得自己头顶的绿色有点多吗?”

“什么绿色?”花明玮嘴角抽了抽:“别瞎,就你现在的身子,别人看到也就想吃而已。”

田橙伸出肉肉的翅膀,抹了一下眼泪:“我就知道你馋我身子,你这么直接,我有点害羞~”

花明玮沉默的闭上眼,伸手捂住自己的眼睛,他突然发现,这只鹅不但贱,还是个戏精……

众人围在一起之后,都相互看了看,都有不同程度的受伤,除了完好的花明玮,田橙和八宝算是最轻的,只是单纯的没了毛。

而幽蓉一群可就要严重的多,每个人都一瘸一拐的,

田橙伸出一个脑袋:“你们从里面出来的后果就是腿疼?”

幽蓉简单的把经过讲了一遍,他们刚进去的时候,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空空的大殿,以及一个大铁盆子。

后来突然一只恶犬从而降,见到4人一妖,就疯了似的朝着他们咬过去。

他们吓了一跳,这恶犬厉害也不厉害,但偏偏打不死啊,好不容易搞死一个,突然又从而降一个。

要不是因为恶犬耳朵上的标记,他们还真认不出来这是同一只。

直到打到精疲力尽的时候,田橙才在群里,让不用反抗。

不用反抗的结果就是,看着那恶犬先把他们腿上的肉吃了,然后再咬下胫骨。

在胫骨被它啃下来的那一刻,就是他们出犬咬胫骨地狱的时候。

“真的太遭罪了!”督使一言难尽的感慨了一声:“还好我的痛觉调的比较低,要是没调的话,没有被咬死,反而被痛死。”

老母猪上树看了看田橙又看了看八宝,缓缓开口:“不知道为何,虽然现在腿还有点瘸着,但,看到嫂子和八宝,我就觉得我们这点痛算什么?有什么能够比得过秃头危机?”

田橙听后,沮丧的将脑袋缩回花明玮的衣服里面,只剩下鹅嘴漏了一点在外面,她觉得这任务没法做了!这些队友也没法要了!

花明玮见她不开心,他就可乐了,到底也没有在她伤口上撒盐:“好了,休整一下,开始查看环境。”

整之队伍开始休整。

忽然。

折无医:“这伤好奇怪,又没有挂负面状态,但又没有消失,我腿现在还是的痛的很。”

督使:“我的也是!”

花明玮皱眉,忙查看他们的个人资料,这才发现这居然不是可消除状态,而是地狱酷刑之伤,不可用药物消除。

只能靠自然愈合。

搞清楚原因之后,众人沉默,这要怎么搞?

花明玮叹了一口气:“到最后,依然还是要靠我自己,这就是高手的寂寞……”

众人:……

田橙看着周边瑟瑟发抖鬼,对站在身旁的折无医道:“嗨!集美,帮忙问问这些鬼,这里怎么走。”

折无医一愣:“还可以这样的吗?”

田橙也一愣:“可以吧,要不然他们留在这里的作用是什么?”

话音刚落,就听到一道带有回音的女声在空旷的空间响起:“当然是看热闹啊~”

再看周围那些瑟瑟发抖的鬼,哪里还抖?

都诡异的看着他们,脸上挂着兴奋的笑容。

一个穿着红绸做的华丽衣裙,头戴金钗的美艳女人从大殿深处以极快的速度,飘忽不定的朝着众人而来,停在离他们3米处。

待女人停下之后,她的头顶缓缓出现她的信息,鬼王妙妙90级。

她先是扫视一眼周边的众鬼,凉凉的开口:“下去,你们在这里滞留,是还想下去继续享受一下?”

众鬼一听下去,面色突变,皆转身离去,生怕晚上一分钟。

花明玮对众人轻声道:“都靠在一起,戒备。”

鬼王妙妙抬眼瞥了一眼对面的整只队伍,勾起嘴角,讥笑道:“我还道是谁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闯七殿泰山王的地盘,只不过是一只狗妖和鸡妖罢了,不知地狱的滋味如何?”

接着她面色一变,画风一转:“不过,活人活妖不可下地狱,你们不知道吗?”

田橙伸出鹅头道:“不知,还望妙妙姐行个方便,让我等离去。”

一听田橙开口话,刚刚还算和严厉色的鬼王妙妙,突然她就黑化了:“离去,那是不可能的,来了这七殿,不管你是人还是妖,是生是死,就没有人能够活着离开。”

道这里她顿了一下:“死了也不可以。”

眼看着美艳的女人忽然变得狰狞,眼眶中开始流血,面色也不负刚刚美艳的妆容,变得卡白卡白,嘴唇乌青,指甲变长,众人所在的场景忽然挂满红绸。

田橙一队完家也被这突然的变故震惊到了,都把视线转移到花明玮的胸前,田橙的藏身之处。

田橙默默的缩回脑袋,瓮声瓮气的道:“我也很意外,一句话而已……”